• 2013-03-20

    Five years ago

     


  • 2013-03-20

    雪夜

    该如何形容昨夜?

     

    仿佛所有的人都去了另一个派对
    这儿被剩下     给了雪
    只有雪


    树木加冕为银色的皇冠
    万物沉默如迷


    而我   年轻的君王
    新的主人
    兴奋   骄傲    涉险去探望自己的领土
    穿越着雪片一样纷纷的瞩目
    去向那遥远的牧羊人

  • 2012-12-03

    一个丢失的人

    从前有一个人,他出门,然后就没有回来——

     

    第一天 我们揣测

    第二天 我们继续揣测

    第三天 我们焦急了

    第四天 我们像热锅上的蚂蚁

    第十天 我们在街上奔走

    第二十天 我们病倒了

    第四十天 我们望着窗外出神

    第一百天 我们的体重减了三分之一

    第两百天 就算在最亲密的人之间,我们也避免谈及此事

    第五百天 我们偶尔醉酒,然后哭着醒来


    第一千天 我们用软土,慢慢地填平沟壑

    第两千天 我们找到了替代他的人

    第两千五百天 我们开始主动谈及此事

    第三千天 我们会做梦,梦里有这个人

    第四千天 我们发现已经过了这么久

    第五千天 我们羡慕他人

    第五千零一天,我们接到来信:他要回来了

     

     

     

    是夜,我们辗转反侧,不知如何是好。

    没有眼泪,看着天光寸寸舔舐掉黑暗

     

     

  • 2012-11-11

    2006

    妈妈,只有在你面前我能把身体摆放到最绵软
    由每一个毛孔渗透出的温暖的委屈,甜柔的撒娇,全都渗出来
    像枫糖涂满,慢慢一层。我变成一块儿酥心糖
    在你的牛奶里融化。热气腾腾,不知是笑是泪

    妈妈,全世界唯你。
    全世界你我是彼此的无二。
    妈妈
    万种悲伤,万般无奈,皆粘滞于这一声短促的轻唤,
    阻挡了可或不可言说的一切
    妈妈

     

    -2006年-

  • 2012-08-28

    如今你还能收到信吗?

    是那种

    手写的,纸张薄脆

    颜色灰黄的信

    在红色横线格之上写就

    背面有笔划凸痕的

    能看到书写者无声的

    克制   歪斜的

    撕扯

    浮现那种蓝黑色雾花儿的信

    从粗糙的牛皮纸封套里

    抽出 展开来

    铺就一张缜密而精美的蛛网


    像那样的信

    如今你还在收吗?

     

     

     

    夏天就要远了,是的

    而我多想替你再捕捉一些

    再多一些

    那最后的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