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8

    关于爱

    (一)

    误解是戏剧 
    戏剧是比照
    一场戏让一个夜晚凭添时空的层次
    一场爱让一个观者的生活稍显真实

    爱是绝对的 ,因为它是错误的
    爱是一种误解
     


    (二)

    它开始变得像一阵悲凉的喜悦  
    一次苦涩无奈的纵容
    它无辜而愚蠢 
    危险又卑微

    它的毛孔愈发清晰
    它开始被避免提及

     


    它是战争性的 
    根源纯粹、进程复杂
    它是夜间性的
    是在湖心中沉浮的一团水藻色错误

    它是我用皮肤感知的
    它是我用灵魂畏惧的

     

    它最终将被世人谅解
    以一种轻慢的态度
     

    它是爱

  • 2008-02-11

    某个夏日

     

     

    “天很热,我正在给你写信。
     现在墨水都被蒸发了,房间里飘着一朵朵小乌云。”

     

    ——Lewis Carroll

  • 2008-02-04

    来点儿颜色。

    实际上,春节越来越没有“过年感”了。小时候那种欢天喜地世界高潮的氛围,早就不再。
    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因为周围所有人的都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全国人有了一个共同的、真诚面对的、乐于谈论的而且是必需谈论的话题——呵呵,天知道这有多么难!

    买了砖红色的外套,大红色的针织连衣裙。还有妈妈的复古红毛衣待穿。
    红内衣也已到手,笑。。

    这个本命年我不信会有多么艰难。我再也不愿拧把自己了——只要有这个前提,再加上和谐社会的大环境,焉有不顺之理??
    那些对过去的怅然,都拜拜吧!
    那些对未来的担忧,都消散吧!

    创造价值。正视女性特质,重视该特质优势。
    让自己的存在带给周围温暖和光芒。
    珍惜周围的关怀与爱。
    更重要的:爱自己。

    ——魔羯还是习惯上纲上线,哪怕是在他们HIGH的时候。笑

    诸位,开心起来。
    祝福你们。

  •  

     

    花了65RMB,历经一个小时,出租车终于把我放在了五棵松地区。精确到小区门口那个电话亭。
    我以一个蠢得不能再蠢的理由,拒绝了3元的地铁,选择了乘坐出租车,在小年夜的北京城里伸缩,缓慢地欣赏沿途冬景。
    可以选择的路线很少,因为今天恰逢领导开会——如果不花65RMB走二环-阜成门奔西-西翠路往南,我就只能花RMB75+走二环-复兴门-交通管制的长安街;再或者花RMB80+走北四环-交通管制的西北四环-交通管制的西四环。到家时间从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不等。

    途径几乎停滞的五棵松奥运场馆的时候
    我止不住莫名其妙的哭泣
    然而又瞬间被外面雕塑般的颜色吸引——
    浅青、蛋白、橙红、砖黄、宝蓝、黑褐

    暂时忘记了一切或深层 或无意义 或命中注定即将落下的泪水 

     

     

     

     

     

     

    这张看起来 火树银花的
    ——近来特别喜欢这个词。谁让它又静默呵,
    又绚烂呀

     

     

  • 2008-01-27

    no title

     

    有的时候你会偶然看到一些让人惊异的神情,在露天场合的陌生人脸上。在北方灰仆仆的冬天它们愈发鲜格格地,像在冒着热气。

    例如一个在你对面座椅上哭泣的乘客。
    或是一个拥有着极为不羁神态的拉板车男人。
    一个过于沉着的,在四环主路边驻足深思的外地女人。
    一个愤怒的小孩儿。或者一条迷茫的狗。
    一群吃油条的传销人员打情骂俏在早晨的7点。

    这些神色正如此迅速地作出一类姿态,散发着一种气味,试图讲述该路人置身其中的故事。它们是有生命的,这些生命活动刚好就在你目光投射过去的半秒钟内,展现在你的目力所及的扇形区域里。

     

     

    我也不知道说这些有什么其他意义。现有的一个意义是:它们是生活中可以给我留下较深刻印象的东西——中的一部分。当然不是全部,因为“全部”不能拿来书写或描摹。“全部”应该并且的确只具备一个特质,即保持其作为整体的隐匿性和不可说性。

    也许我该配几张照片,但是作为一张永远不会登上blogbus封面的懒惰的博主,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最近北京的天气干冷。南方则是大雪灾。很多人回不了家。应该还有更可怜的。
    一想起定有人会冻死于这个冬天,我就骨头缝就一阵阵发紧。

     

    ——也许是欠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