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15

    春节好

    儿时的春节是真正的欢乐巅峰。老家屋檐下的冰锥子,新衣服穿身上的生味儿,和堂表弟们的打闹。烟花爆竹禁放的那几年,午夜钟声一响,发了疯地踩爆满屋早已备好的欢乐球,叫嚷到嗓子哑灭。对吃喝没什么印象,不记得任何一场春晚。

    如今节日越过越累。人也陌生,节也理性,看个电视都只会关注哪里是软植。浑身上下就像坐班儿一天无所事事却依然筋骨酸痛的那种,被榨干的瘪。
    我越来越容易累了,连妈都这么说.
    果真是长大了.近些年开始意识到,从前的很多豁达是因为压根不懂.不懂就是无邪,无邪自然无念.而现在,经历愈发丰富,心却愈发沉,行为举止反倒不如以往明朗,更生疲惫感. 而这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成长又比旁人慢了一拍----曾被自己蔑视的那些事物,其他人早已先于自己开始操练.而曾经为之骄傲的高明心态原来只是些未成熟的单纯.

    说到处事为人,火候还差得太远.
    再怎么躲,终究是要学.

     

     

    偶尔还是会回到这个博客里.很多时候就是为了看看它的样子.然后被音乐吸引。这次又是这样。

    旋律让很多画面重放。我看到很多事情,又悟到很多其他事情。从前的记忆,对未来的预感。所有的泪水和欢颜。
    音乐是超越语言的。因此由音乐而来的感悟向来无法言说。只是种被占有感。
    我想我是幸福的。

     

    此刻,窗外的黑夜中还有炮声零散作响。一想到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人民此刻处于同一频率,心中就万分感慨。春节是一个中国人刻在骨子里的铭文,是头脑里随时能够出现的味道。它事关记忆和遗传基因。它是必须。
    在这个节日许愿是最恰当的吧:

    愿与这个世界和谐共处
    愿一生有爱

     

    大家春节快乐。

  • 2009-12-07

    2009-12-07

    想必大家都已经感觉到,我进入了一种新的生活。

    这种新生活是早早晚晚要到来的。因为我的过去是那样那样的,所以我的现在是这样这样的。

    只不过没料到这么早到来。

     

    现在的我,处在一个自认为幸福的状态。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好的。

    在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自己所拥有的。无论何种状态,都不曾去抱怨。也很少有后悔。现在更是这样。

    发现其实自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精神世界其实是贫瘠的。一定的物质水平,可以把握的感情生活,就是现阶段我认为的幸福。我不会在博客上分析时政关注民生对当下热点话题发表看法,也懒得描述做了什么菜看了谁的演唱会读了哪本书。而上述这些不是不存在于我的生活,也并非失去对生活的兴趣(实际上我开始对很多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事物给予关注),是我没办法表达好、没有办法将其表达清楚——除了个人成长的喃喃自语(现阶段我已不认为把用拙劣语言描摹普遍真理这个过程陈列出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没有能力清楚记录下那种有较广泛受众面的内容,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公共博客”。我需要更广泛和更深入的专业知识、更大的阅读范围和思考深度、更多的社会交往和更广的社交圈子。。。

    上述都是我欠缺的。

    而意识到这个欠缺和主观出发做出改变就是我停写博客的原因。

     

    各位,我很好。我想变得更好。且这改变不会动摇最本初的我。
    也希望你们尝试到因主动的改变所带来的快乐。

    因为好的境遇永远不是老天给你无故的赏赐,而是对你前一阶段的褒奖和对你未来的期许。

  • 2009-06-04

    新诗篇

    终于我醒来,听见

    晨光微微起伏着呼吸  像缓缓流淌的金子

     

     

    此刻呀,亲爱的——

    最饱满的绿色就在窗外 

    最迷人的夏天树影斑驳
    最鲜嫩多汁的你我

    就在这里

    相拥着微笑
    下陷着飞升

     

     

    你湿凉的软嘴唇。多好

    我亲爱的

     

     

     

     

    包裹我

    烘干我

    擦拭我

    融化我

    是温柔而浩瀚的自然吗?

    像潮水漫上我的沙滩

    像月光守护我的魂魄

    每一滴已流出的汗水

    未流出的泪水

    都是你我

    都为你我

     

     

     

     

    仿佛做了一百年的梦

    我醒来,

    惊讶于自己正被一切爱着

  • 2009-03-30

    下班后。

    天真冷!跳跃的双腿像拉不开的栓。冰镇的压力特别紧。
    裤脚冻出形状了,风吹不软。
    手机烫手。指肚下柔软的屏幕冰凉。

     


    路面忽然全是小脏点儿,难看!鸡皮疙瘩爬一身。不敢抬头。
    雨滴麻了几下头皮,又神神秘秘地没了。

    球鞋越穿越薄。贴着嶙峋的脚板飞。暮色沉坠,
    处在一种又轻狂又慌张的畏惧里。
    处在一种又沉重又轻盈的无谓中。

  • 2009-03-26

    矛盾

     

    若修炼自己追寻宇宙间朴素的真理,势必就要丢掉甜蜜的创伤带来的灵感。
    是追寻平和天然的自我,还是酝酿汁水丰沛的毒酒?
    前者在深远处像我召唤。后者无时无刻不从生命的缝隙里渗入

     

    我处于一种无声的矛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