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3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晚我和一个儿时玩伴爬上了一幢16层楼的天台。
    从幼儿园开始我就和同院的男孩们玩在一起了。最开始是假小子,后来是超级好学生,一直到小学毕业和所有人分开为止。此后的十二年,有人辗转变动,无论是生活地点还是生活方式;有人一直留守,几乎没离开过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当然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改变。
    十二年后重新见面的这段时间,一切好像重新回到了小时候。放大了的我们聊小时候,笑小时候,看当年那些照片,回到住了十几年的大院儿重游。我们钻进老楼的天井,爬上老楼的天台,在初春夜晚依然凛冽的黑风中被周围所有的城市的灯光包围,我的手冻得生疼但心中是那么热切地颤抖着想要呐喊。我们在高空中相视微笑,重新认识低处那些熟悉到遗忘的建筑。往年夏天他和朋友喝酒留下的空瓶此刻就在脚边。
    再重回地面的时候,仿佛自己是刚从另一个世界归来。然而这份陌生感很快便融入夜色消隐。


    直到重聚我才发现这个朋友有着超凡的记忆力和感受力。早至幼儿园时期的事情都能极详细地为大家描述和再现。在他如重放电影般的回溯时光的讲述里,头脑深处藏匿的画面和声音片段一阵一阵翻涌着浮现。于是童年时期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把我自己惊到了。我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直在刻意掩埋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一个人是没有道理忘记自己最快乐的岁月的。除非这些遗忘是他/她自己造成的,无论是故意,还是源于下意识。

    每件事情对人的影响都是微妙的,久远的,这些痕迹无法抹去。而当交织的痕迹越来越多,你我便越来越难开口。头脑愈发清醒,心里不再干净。

     

    在天台的时候,他说你要抓紧青春的尾巴。我说我要学会用滑翔伞飞行——
    找回了曾经快乐的记忆,于是从今往后无论痛苦和愿望都将变为锋利的清晰。

     


    昨夜重归地面后喜悦的陌生感此刻又翻涌上来。

     

     

  • 2009-03-16

    后悔

     

    我是一个极少有后悔心情的人。但最近接连有两个情况让我真的后悔了。

    一个是没有早看清并争取。
    一个是没有早用心并专心。

    后悔的感觉,有无奈,也有害怕。
    轻轻打着冷战,告诉自己没有后悔药可吃。

     

    物以类聚。身边人都够倔的,都倔在忠于自己感觉。
    宁可后悔也不会改变。
    当然这也是身为凡人的能力所限:
    寻常人,只有后悔之心,并无改造之力。

  • 2009-03-11

    以赠

    聚会旅游等等的时候,很少被人照这种连头带身子的相。因为我面对别人镜头总是别扭,不是脸僵掉就是姿势拧巴。这张比较难得。
    地点是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09年3月7日

     

     

     

     

    听太好听的歌挤地铁上班,容易引起抑郁——
    那些音乐呀,引起的情感太直接——在早晨这种一个人尚未download好面对一天现实的混沌勇气的时段,那些汹涌的潮是不能,叫人消受得起的。

     

     

    但勇气和力量这东西,还是要一点点蓄积的,越多越好。态度要端正。必须直面这个世界。
    这张普通照片能提醒我要如此。
    真的很想变成一个简单而有力的人。

  • 2009-02-20

    要放下。

     

    把心放下——这样能去做任何事,能任意去做事。
    例如“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不问是缘是劫”的纯真,
    需要放下“千山暮雪,不记来时路”的深沉

    一个朋友的签名档曾是【情深不寿】
    中国汉字太博大精深,精华糟粕都在里面搅成一团,中国人更是被血液里千年积攒的尘土拖坠得永远升腾不起来。
    能不能稍微改变一些?

    对待境况,可以随遇而安。但不再想也这样放任自己的心性。需要修炼到不那么心怀顾虑,不总去设想种种,不产生太多感伤——而又不是以一种悲观厌弃的态度。

     

    呵呵,写了这么多年博客,其实依然是在无痛呻吟
    所谓"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产生的忧愁,是也。

  • 2008-12-22

    2008-12-22

     

    寻找诗情的时候总习惯看向窗外
    空想爱情的时候总迅速笑着离开
    淡粉色和淡蓝色的冰凌般的晴朗  
    晒今日我的皮肤 
    割今日我的鼻梁   

    光阴短暂 
    而眼下通常没有未来  

     

     

    双脚冻僵的时候后心发烫
    脸颊灼热的时候手心发凉
    亲爱的你,
    亲爱的你在我稀薄的被风掠起的刘海下面
    你在冬至的凛然的无情中

    我们咀嚼你的我的他的欲望 
    我们吞咽你的我的他的绝望
    在瞎子一样呜咽的灰土里
    在灰土簌簌落下的道路上

     

     

    光阴短暂
    眼下通常唯余重量

     

     

     

    ————————————————————————————————————————

     

    有未曾谋面的网友关心我,怎么很少更新了。回答不出来,心里是暖暖的愧疚和无奈。那形容词是什么来着,恩对,很窝心。

    今天很冷 屋里也不暖和了
    在忙碌的间歇里忽然就写了点东西
    手指的关节仿佛自己指挥自己 就像很久不弹琴的某个瞬间会忽然痒痒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