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天悠悠,白云如练。


    为了找到一个准确的比喻词,我得知了汉代织物繁多的种类和各相对应的名字:素、绢、绸、绮、绫、罗、锦
    ……十几种,几十种,都很美。练也是其中之一,指的是洁白的素,该是最平常的白色平纹织物了。

    且说那云织物:质地光洁,触感绵软,外层静止,内絮暗涌,滋生无限错觉给那些凝神于它的双眼,于是时而丰润飘逸,时而饱满厚重。你只能噤声,看它们漠然地横亘整个淡青色天幕。真实被赋予一种巨大而轻盈的形态。

    这样的景象会让人知晓什么是“天地不仁”。

     


    (写到这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安妮宝贝那本新书:素年锦时。这女人所有的欲望也好渴望也好奢望也好,全都在一个书名里了。定是藏不住的,但还是要像那么回事儿地掖掖被角。)

    ——————————————————————————————————————— 

     

    北京在两天之前忽然冷了下来,我知道那短暂的一个月秋日即将就此别过。十一结束之后就会进入漫长而不知所云的"迎接冬天期",晴天日渐减少,灰风吹得手脚发凉,姑娘们又开始不知道穿什么衣裳——在北京,你要在盛夏尚未结束就准备好心爱的秋装,在早晚稍微发凉的时候就赶快套上。等到中午太阳不再足的日子口再穿?晚了。

    然而,和任何形式遗憾一样,只有这种秋天才值得稀罕。 

     

     

    ——————————————————————————————————————————

    我发现在南方,很多与我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女都有着颇为强烈的“北京情结”。尤其是秋日,在豆瓣这个能吸引来汉语范围内所有具备文艺气息(哪怕只有一至两缕)的人们的地方,会有大量的年轻人抒发着、计划着、憧憬着,去北京过这个秋冬。高远的让你愈发渺小的是天,银白的让你嘴唇猩红的是雪,紫禁城高耸的城墙尽头有默默流淌的护城河水印证天圆地方,六九城密集的胡同深处有各色瞳孔的人们日夜穿梭、驻足、醉酒、高歌……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你说哪样就是哪样,北京存在的意义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印证人民的想象。心痒?
    再放眼全中国:成年人群体内依然还在玩着的一帮他们只可能被发现在北京——争论是真玩还是假玩已经没有意义,重要在于他们在玩,高调地,大声地,占据各种渠道地,就那么存在着地,无所谓你来不来看地玩儿着。这就是吸引你来的原因,你被吸引这个事实就是意义。至于来不来都已经无所谓了,帝都的人民一向不讲事实,帝都的人民只抓意识。对待外国电影和外国奶粉,我们都一样苛刻,但是对待地方的兄弟姐妹,我们敞开双臂。


    你想来北京吗?北京欢迎你。

    ————————————————————————————————————————

     

    写到这里,窗外的白练也早已消失,变成镶嵌金边儿的巨大乌云。

  • 2008-08-30

    整整两年前。

  • 2008-08-24

    疲惫的夜归人

     

     

    疲惫的夜归人
    刚从天上下来
    肿胀的双脚轻触大地
    男人们几乎都睡了
    女人们攥着手机,思念各自的男人
    烟火绽放在她的瞳孔里
    绽放在不远处的黑
    这是不平凡的尘世之夜




    你带着泪痕滑过这座城市
    融化于巨大的   块状的含混
    你的棉花床,你的软糖 
    微微颤抖的夜晚理应各怀愁肠
    你的秋天,来自平原和田野
    弥漫了整个北方

     

    疲惫的夜归人 黏滞着 
    如同一些风过后的老旗
    树影在他们的面颊上掠过
    永恒之悲在暮色中掠过
    划出紫色葡萄滚动的轨迹
    一些蠢蠢之心    带着绒羽
    在黑夜的低空短飞
    而你蜷起双脚

     

     

     

    下沉,下沉
         睫毛和灵魂一起
    下沉,下沉
         失望和星辉一起
    当所有无法言传的光线被稀释
        夜归的人们说:
         “也许,也许明天会好一些”

     

     

     

    ——————————————————————————————————

     



     
    回城的机场巴士在晚八点四十分左右终于驶来。空旷静寂的1号航站楼在身后闭目养神越退越远。在光影斑驳的公路感色调中,我忽然间被巨大的悲伤击中。好在当时的周遭都是如我般刚刚落地的乘客——相似的困顿神情,相似的茫然面色,狭窄的车内空间弥漫着一种低沉的、暗色的期望与惊慌。人们和彼此以及彼此的行李拥挤在一起,填充进各自的座椅。车轮与路面有节奏地摩擦,发动机维持震颤的频率,适度的颠簸碰撞帮助身心颓败的人们产生置身摇篮的温柔错觉。每一颗灵魂仿佛都在昏昏然。
    除了一对母子,再无别人说话。
    就这样我们慢慢穿过末世般的北京。 


    而彼时我知道大部分地方正在灯火通明。
    我知道大部分家庭正美满。雀跃。温馨。

  • 2008-08-20

    八月末尾

    (一) 


    乌发滩涂在灰海绵沙发,
    青丝流泻在紫缎面靠垫。

    细软的小摆子,打个不停
    暮色尚早
    你的存在浸透整个我的深处

     

     

    (二)


    永远都是在这种下着雨的,灰白色的,逼仄的早晨,忽然铺天盖地的涌来满满一个世界的“不想上学”感,那么绝望而绵烈,有如一个悲惨的命运之戳,永恒地刻盖在我孩提时代的眉心。

     

     

    (三)



    在雨季你嗅到泥土的腥鲜
    非雨季你吞咽尘土的腥冷
    适度总难求

    尚未铺陈,就转身——
    秋天告诉北温带的人民,
    最好的日子总是稍纵即逝

    是时候了呵
    让我们挥手,预习告别的姿态
    让那些温暖的软宝石在心中长久地镶嵌  

     

     

  • 2008-08-11

    需要...

     

    需要休假。离开北京,离开工作,交通,电视和网络。

    需要睡眠 需要没有噩梦的睡眠
    需要晚上10点到早晨6点的睡眠以及 中午一点到下午四点的睡眠

    需要洁净的空气 洁净并湿润的

    需要运动 尤其是 需要人陪着我运动

    需要重新点燃希望

    需要改变

     

     

    不需要你,你,还有你

    不敢需要你们 

     

     

     

    好吧,归根结底——

    还是需要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