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个颇为标题党的题目,很黑洞,可以任意填充意象和情绪。

     

      

    在最近18个小时内我做了两个噩梦。
    第一个梦,起初静美,碧波荡漾草坪翠。然而我与男人走散,等他、寻他,皆不见。这时出现面部溃烂的凶徒,不只一人,从各方面扑来锁命。我狂奔,惊醒。
    第二个梦,担心已久的家庭矛盾终于再也无法遮掩,并且是以最为惨烈的形式迸发。所有嘶哑的呐喊;早已干涸的眼睛;巨大的、真实的胸中的巨裂痛楚。而终于当我隔着人群、隔着河流,从远处看见了微笑的母亲,她正继续微笑着冲向身后的火车铁轨。
    在经历了梦中因悲伤而来的窒息后,那一个瞬间我终于得以大哭着醒来。

     

    睁开眼睛,一切依旧。无论这地球上的人做了什么样的梦境,光明与黑暗依然自行更迭。
    我的手指够不到的臂膀,依旧徒劳等待我的碰触;
    我的话语传不到的耳朵,依旧潜心盼望我的声音。
    于是除了静默,再无其他表象可为。

     

     

    真实的依然向下沉沦,轻浮的依然向上飞升
    尚未分开虚实的,就还在这片土地上纠缠。

    街道上有肃杀的灰色隐隐漂浮
    空气中弥漫着暗红色的祥云

     

     

     

     

    不要再多讲了吧——
    不要再多想了吧——
    悲伤早已不适于这个时代
    千古流传的将会是今日上演的欢腾

     

     

     

     

     

  •  

    (一) 

     

    纵身跃入空中
    仰卧紧贴土壤
    云朵轻抚甜蜜之脸


    做天地间的水
    浇灌你缓缓褪却的田园

     

     

     

    (二)

     

    无疑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比早更早
    比晚更晚

    天边不再传来霞红色的歌声
    悲伤不适合于每一个年代 

     

     

     

    (三)


    雪后的白松树端庄
    哀伤的魔羯座满腹柔肠
    沦陷中的托举者,松软下去
    有一点点冷

     


    少女茧蛹的时候我曾说:
    “要他的笑容、他的双手
    都如冬日里太阳”

     

     

     

     

    (四)

    快乐短暂
    唯有悲伤才可拿过来讲

     

     

  • 2008-07-11

    慢慢的

    夏天就穿起吊带衫。空调房就加一件。
    工作起来就胖一些。

    咖啡太甜就喝水
    眼睛睁不开     那就睡吧
     


    按天气生活。
       按日期生活。
          按自然生活
    晴天落雨  

    大口呼吸
             小声歌唱


     缓缓漂浮。
       偶尔也眩晕如灰尘 在精致的光线中起舞

     

     

    小说的开篇需要选择一种语气
    生命的展开需要确定一种速度
    慢慢爱吧
    像温热的水,包裹疲惫紧闭的肌肤

  • 2008-06-25

    哎。

     

    豆大的紫露水凝结了
    在冬天时候你留下的,微微冒着热气的水泥板上


    忠实的食客在不知不觉中
    完美的吞咽在模棱两可里
    啊,谎言!
    轮廓模糊,色泽精美
    无心插柳,业已成荫
    没有谁不曾品尝它的香甜
    味蕾愈加尖锐,
    在意冷心灰之巅

     

    总在情节上演到高潮的瞬间发现舞台搭建在云彩里
    然后喷张的血脉就逆流
    剧情就被颠覆
    灯光刺眼结束后有瞬间的盲黑
    这是所有戏虐主题的华彩

     


    请保守秘密吧,泪水
    发誓你不会边哭边洇出来
    发誓你不会弄湿任何人

  • 2008-06-09

    气味和声音

     

    清晨醒来的时候嗅到皮肤的味道
    路过大型木制集装箱 竟是熏烤过后的浓郁 
    hugoboss香水调和下衣物纤维的混沌
    地铁车厢中的复杂异味具备灰黄的、令人作呕的黏稠颜色

     

    类似种种 一切都是当下的

     

     

    A大调单簧管第二乐章的圣洁缠绵
    凌晨时刻故宫护城河岸的水与杨柳 轻轻地静默
    公鸭般刻板尖嚣的嗓子 “这类男人不易交”
    你的声音柔和低沉 质地绵密
    有时竟略带天真

     

    类似种种 一切都是当下的

     

     

    气味,声音 
    女人天生敏于二者

    浑然天成
    一切都是当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