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1

    这里不写了。

     

    暂时关闭。

     

    关心她的朋友们,请放心——
    看笑话的朋友们,很抱歉——
    因为博主一切都好。非常好。

     

    也许我们夏天再见。 

     

     

     

  • 2008-03-24

    图片党。


     

    文字欠奉。

  • 2008-03-04

    碎片。

     

     

    壹。

      

    四点的时候 
    乌云忽然被镶了金边儿  
    曲线玲珑 
    丰润     饱满

    空气中有一种邪气的蓝
    看不见
    但能嗅到

     

    太阳 
    不消睁眼我就知道     它在哪儿
    因为它灰金色的眼睛正漫溢玫瑰色的光泽
    因为它将预留了一亿光年的温柔
    涂在我微微发烫的头发上

     

     

     

     

     

     

    贰。

     

    听出它的音色了吗?当你涉溪
    炽热的皮肤饱蘸甜香的冰霜
    碎凌的水晶洗涤脆嫩的椎骨

    不远处应该还有大片的白杨和它们英挺的青春

     

     

     

    怎样才算不曾虚度的一生?
    醉心于冰火交融的旋律
    拥有过年轻的夏日之爱

     

     

     

     

     

     

     

     

     

    叁。

     

    像在香水瓶之间跌跌撞撞的蝴蝶——
    爱情让她的领域芬芳逼人
    让她愈发美丽     跳着眩晕之舞
    划出一些愚蠢的飞行曲线 

     

     

     

     

     

    四。 

     

    你是深灰色天鹅绒幕布的拉开
    你是舞台中缓缓流淌出的黑暗 

     

     

    =============================================

     

     

     

    上面这些碎片对我是有意义的。也许仅对我有意义。
    因为我就是这些碎片
    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是由碎片拼凑成。

    感受到一些东西并没有过错,而表达出来也许就有。
    但是,生物就是有表现的天性呵——
    于是在人类社会中这是永远的相悖。

    所以狱中的王尔德看见努力生长的野花 禁不住哭了

     


    天空分外丰满
    乌云金光璀璨

    你们也见过的吧?这样的情景。在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大型城市里,由大自然自身形成的具备如此强烈戏剧张力的景象,真的是足够让我们这种眼睛干涸的可怜人兴奋了。 
    当然,这些话在当时是不会想的。当时我只会心醉神迷。
    心醉神迷的时候就能忘——忘了我。忘了你。忘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忘了灵与肉。
    什么都忘了。


    因此事后拾起碎片,不过是重新记忆一把
    ——这是一切苦果的起始,也是一切美好的发源。

     

     

     

     

  • 2008-02-29

    春天的诗筏。

     

    偶然看到Mercurio的bolg  里面充满了诗歌和她自己的画
    美好得快哭了……

    这些诗筏和那些诗句,应该赠给这个春天
    赠给所有没有固态的情感,
    赠给所有美好事物本身

         她说:
    “我热爱菲野(荀红军)翻译的帕斯捷尔纳克,寒风般凌冽,烈焰般热情: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用六十戈比,雇辆轻便马车,
            穿过恭敬、穿过车轮的呼声,
            迅速赶到那暴雨的喧嚣
            盖过墨水和泪水的地方。

            在那儿,像梨子被烧焦一样,
            成千的白嘴鸦
            从树上落下水洼,
            干枯的忧愁沉入眼底。

            水洼下,雪融化处泛着黑色,
            风被呼声翻遍,
            越是偶然,就越真实。
            并被痛哭着编成诗章。

     

     

     

    就像火炉中青铜的灰


    就像火炉中青铜的灰,
    睡意朦胧的花园撒满甲虫。
    已经盛开的世界
    与我和我的蜡烛挂在一条线上。

    就像走进从未听说过的信仰,
    我走进这夜晚,
    陈旧发灰的杨树,
    遮住了月亮的界限。

    这里,池塘像被发现的秘密,
    这里,苹果树像海浪一样低语,
    这里,花园像木屋悬挂在空中,
    而花园又把天空托在自己面前。

  • 2008-02-24

    早春寄语。

     

    莹润、温白。软纹轻浅。
    饱满。
    无缺。

    ——口含美珠,
    浑然天成仅自知。

     


    沉默着罢——
    纵世人千种神情 
    纵世间万般杂乐
    只余微笑
    再不放言

     

    ——————————————————————————————

    没有忍住,末尾还是套用了冰心先生的诗句……哎!可知我此时眼中流光,可于您当年赋诗时相似?

    胸口起伏,一颗心平静有力地跳跃。
    感谢父母。感谢命运。你们对我都只有仁慈。

    慢慢地,我已不再去多想其他可选择的路途上有多少鲜花、多少荆棘……已有的就都已是善的。
    在这乍暖还寒时节——光线之下、土壤之上,一切都有与美好的缘分。

    唯余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