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7

    管它是什么,还是得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10194593.html

    我又巨穷了,北京
    你得接收这样的我 傻里傻气 又坦然又绝望
    你得收留我
    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


    可还能怎么办呢
    找不到我要的,就只能来回行走在路上


    台风来临前我飞走了,上海
    对此我想不出什么好的比喻 于是假装昂扬地
    在你老年的机场 迈动短裙下新鲜的双腿  
    她们能甩脱莫名奇妙的湿漉漉 

    等到灵魂归位 发觉并没有什么值得哭泣的
    明晃晃的太阳啊 豁硕硕的风
    拥吻的情人在机场上演离别与重逢
    日子的舞台啊 精彩的都是些别人的故事 
    是别人的戏剧性赋予自己的生活以真实

    别追究真实与荒诞的关系即可



    问题在于我们是自己美味的鸡肋
    问题在于这世界对你我毫无索求 
    而我们却必须 活在它漠然的表情之中
    胡乱抓住当下每一个迎面而来 随便什么的理由 
    洗脸  
    并喝下去


    我又被漂白了,北京
    可还能怎么办呢
    找不到我想的 就只能来回行走在路上
    来来回回地 行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的诗歌,写得好直白~!很好很好~!
  • 抱抱
  • 我被漂白了真是一句精当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