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27

    no titl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14632422.html

     

    有的时候你会偶然看到一些让人惊异的神情,在露天场合的陌生人脸上。在北方灰仆仆的冬天它们愈发鲜格格地,像在冒着热气。

    例如一个在你对面座椅上哭泣的乘客。
    或是一个拥有着极为不羁神态的拉板车男人。
    一个过于沉着的,在四环主路边驻足深思的外地女人。
    一个愤怒的小孩儿。或者一条迷茫的狗。
    一群吃油条的传销人员打情骂俏在早晨的7点。

    这些神色正如此迅速地作出一类姿态,散发着一种气味,试图讲述该路人置身其中的故事。它们是有生命的,这些生命活动刚好就在你目光投射过去的半秒钟内,展现在你的目力所及的扇形区域里。

     

     

    我也不知道说这些有什么其他意义。现有的一个意义是:它们是生活中可以给我留下较深刻印象的东西——中的一部分。当然不是全部,因为“全部”不能拿来书写或描摹。“全部”应该并且的确只具备一个特质,即保持其作为整体的隐匿性和不可说性。

    也许我该配几张照片,但是作为一张永远不会登上blogbus封面的懒惰的博主,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最近北京的天气干冷。南方则是大雪灾。很多人回不了家。应该还有更可怜的。
    一想起定有人会冻死于这个冬天,我就骨头缝就一阵阵发紧。

     

    ——也许是欠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