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1-11

    20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224617130.html

    妈妈,只有在你面前我能把身体摆放到最绵软
    由每一个毛孔渗透出的温暖的委屈,甜柔的撒娇,全都渗出来
    像枫糖涂满,慢慢一层。我变成一块儿酥心糖
    在你的牛奶里融化。热气腾腾,不知是笑是泪

    妈妈,全世界唯你。
    全世界你我是彼此的无二。
    妈妈
    万种悲伤,万般无奈,皆粘滞于这一声短促的轻唤,
    阻挡了可或不可言说的一切
    妈妈

     

    -2006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