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8

    噩梦醒来,这城市正严肃地酝酿一场欢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27436947.html

     

    这是一个颇为标题党的题目,很黑洞,可以任意填充意象和情绪。

     

      

    在最近18个小时内我做了两个噩梦。
    第一个梦,起初静美,碧波荡漾草坪翠。然而我与男人走散,等他、寻他,皆不见。这时出现面部溃烂的凶徒,不只一人,从各方面扑来锁命。我狂奔,惊醒。
    第二个梦,担心已久的家庭矛盾终于再也无法遮掩,并且是以最为惨烈的形式迸发。所有嘶哑的呐喊;早已干涸的眼睛;巨大的、真实的胸中的巨裂痛楚。而终于当我隔着人群、隔着河流,从远处看见了微笑的母亲,她正继续微笑着冲向身后的火车铁轨。
    在经历了梦中因悲伤而来的窒息后,那一个瞬间我终于得以大哭着醒来。

     

    睁开眼睛,一切依旧。无论这地球上的人做了什么样的梦境,光明与黑暗依然自行更迭。
    我的手指够不到的臂膀,依旧徒劳等待我的碰触;
    我的话语传不到的耳朵,依旧潜心盼望我的声音。
    于是除了静默,再无其他表象可为。

     

     

    真实的依然向下沉沦,轻浮的依然向上飞升
    尚未分开虚实的,就还在这片土地上纠缠。

    街道上有肃杀的灰色隐隐漂浮
    空气中弥漫着暗红色的祥云

     

     

     

     

    不要再多讲了吧——
    不要再多想了吧——
    悲伤早已不适于这个时代
    千古流传的将会是今日上演的欢腾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关于夜晚。 2007-08-08

    评论

  • 妳還好嗎?希望妳早點好起來!!
    妳提到的家庭矛盾,其實我家也正在上演,我現在一直在想着父母分開後,那時的生活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子,越想越害怕.不知妳是否有同樣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