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17

    曾经的诗歌。二度欢喜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3488044.html

    从来都是这样——

    缓慢的生活吝于被拥有
    美妙的生物苦于被亲近 

    幸福闪现于缺失但将得的一瞬

    想永远地拥有什么你最好
    身为死者 

    ——————————————————

      

    后来 泥雨下来的时候 
    黑风已流滞不动
    棕色花粉糊住夜人口鼻
    (他们就像画片儿人被粘贴在马路上
    粘得不好 他们滑来滑去) 

      后来天空干脆稠成了大地
    掉了下来   
    扬起脸就碰到鼻尖儿
    多么高兴!
    ——从此就有两片土地了
    ——从此就有双倍的粮食了
    再没有人能对着天空发呆 咿咿呀呀 
    流下哀伤的涎水

    从此往后 除了
    低头俯视大地
    就是
    抬头仰望大地

    为此他们乐得七孔流泥

      

    再后来就刮风  

    被两片泥土馍夹着的风 又狠又硬

    我有点儿紧张  

    能不能
    给我张大床  
    给我个太阳
    或者给我个不凉不热的好人
    他伸出手  筋脉交错 朝向我 
      什么也不说

    这个时候黑云变成黑色棉花糖
    被擎在手里  

    绝不化在嘴里 

    ———————————————————————————

     

    呵,从来都是这样——

    女巫用炼乳梳洗她珍视的蛇发
    人鱼用蜜饯佐食她挚爱的水手
    终于——

    我的头发里都是你的味道
    我的耳朵里都是你的味道
    我的眼睛里都是你的味道
    至于我的舌头 它上辈子是海绵 
    终日在你金色的龙舌兰汁里浸泡 

    某夜这些味道都掉下来——
    从乌漆漆的黑土里掉下来
    从鼻尖儿上方某处掉下来
    过于粘稠了,

    我害怕得直哭
    没有什么结局与未来可以掌控

    花生酱与可可汁自顾流淌
    杏仁光泽
    褐色枫糖

     

     

      

    也许过于饱和  
    也许过于干渴 
    ——好人儿
    我是一块等待飞机坠落的起伏沙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