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4

    裸奔的女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3488099.html

    终于有一个声音大喊:来了!快跑!——

     

    四下里女人们就在工地上奔跑起来了。她们拖着黑色的垃圾袋子,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有几个已经完全不知所措,胡乱把头摇晃着左右不知道看向哪里,甚至都忘了怎么跑。还有一个仍然在那儿猫着腰挑捡,一件件往垃圾袋儿里装,能听见一下下响声,沉的。

    然后不知道从哪儿的地低下,嚯地闪出一个年轻人,高个儿,细条儿,但力气很蛮。左手一把薅住女人的后脖领,左手劈手去夺她手中的黑袋子,也不说话。女人自己带着哭腔叽里呱啦起来。周围还没跑远的女人虽然也都神色脏兮兮的慌张,不过多数放慢了脚步了。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黑袋子,支棱巴翘的,里头估计是什么硬玩应儿,可宝贝着呢!她们男人都没有这个。

    年轻的管理员夺过了东西,拎在自己手里。从袋子口伸出几条钢筋,掉落在地上几块零件,骨碌碌地滚。男人开始叫嚷,大意是让她们滚蛋。于是开始了类似老鹰和小鸡的游戏,抑或是牧羊犬与羊群。但工地灰黄的沙土地面让场景很是残破,大大降低了观赏度,但却增加了荒诞感。

     

    更加后现代的世界开始了。被夺去命根子的女人不知道该哭该笑了。她忽然一下把外衣扒了,踉跄而凌乱地在那里胡乱地奔来奔去。管理员拎着她的黑宝贝儿,继续驱赶她以及其他肮脏的老麻雀。其他人都嘿嘿笑了。女人正式哭喊起来,扑过去抱住男人的腿,把自己仅剩的一件灰了吧唧的秋衣也撕扯了。我开始觉得这件事情不靠谱起来。而可怜的管理员已经在愤怒和尴尬中彻底糊涂了。

    当女人只剩下一个乳罩,半死不活地耷拉着挂在肩膀上的时候,周围已经陆续聚集起一些人了(这简直是一定的)——确实,一个偷钢材的疯女人,比起天桥说相声的、街头弹吉他的、路边梆梆梆磕头的那些陈词烂人,都要有趣和新颖得太多,太多,太多了亚!

     

    ——尤其,精彩的是她竟然还裸奔了!

     

    她的同伴们这时候有的也哭了。有的跑远了。还有的笑呵呵的。

     

     

    而最终,当一个衣着破烂,更加年轻的男子(近了我才发现,那基本上还是个男孩)跑过来,抱着那刺眼而松懈的肉体在人群中号啕大哭的时候,我等的公车终于到来。

     

    于是他哭泣的哀求便化作我塞入耳机前的最后一丝世间喧哗了。

     

     

     

     

     

     

     

     

     

     

     

     

     

     

     

     

     

     

     

     

     

     

    分享到:

    评论

  • 工地系列和管理员系列成为两个你的常诉话题了<br />最后一句写的尤为世间人清冷暖无常..
  • 我得说我看的心里一颤<br />也得说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叙述方式,真是让我欢喜<br />几百字后的感觉,悲喜自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