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29

    原来一直囫囵吞枣地活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3488251.html

    把五个手指
    浸到柔软而浓密的毛皮深处
    迅速而潦草地摩挲

    记住那一刻的颤抖


    再以每一个毛孔中电解出的
    细微的放纵
    轻软的浮华
    加之两只浑噩噩的梦眼
    将每一寸血肉之实轻瞥
    瞥为无妄之虚


    微观世界里的我的命
    吞下
    把它囫囵吞枣 
         地咽下 
    没有过程


    宏观世界里的我的岁月
    把我 自幼年以来的每一出事故
    每一桩哭泣
    把大片的琐屑空白

    广漠穹宙下专署于你我的
    每一次日落


    ——都咽下 不问一切虚实
    或者甘涩

    而最初那块水草丰美的皮毛
    渐渐斑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