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1

    更新音乐。更不了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3809221.html

    此文竟是第四次写罢才可以发送成功。
    大约是老天忽然念及我了。

    更新了背景音乐。

    这首皮亚佐拉大师原创的旋律,因阿莫多瓦的而重新被想起,竟又大大热了一番。现在听到的,已经是填词的新版本,该是由某位著名歌手演绎的了。也的确是精美而传神的。

    早年间自己曾在新街口曾买到过大师的现场演奏碟片:暗色的小舞台,寥寥听赏者围坐。灰暗的聚光灯下只三位老人在中央,被音乐包裹,更牵引着音乐,让那灰尘在黑色光线里飘飞,让空气不动声色地摇曳,旋转。
    一支中/大提琴润色,一把古典吉他陪伴,木质的声音干爽松柔。而大师自己则是坐拥着一台小小的拉美风手提琴,在明明暗暗的影里把它铺陈又凝缩,一张一合,千回百转。而旋律就那样自那风琴的皱褶里唱出来,又像机绵密的网织出来,不动声色地把你包裹,被哀伤扼住咽喉。

    的确是啊:探戈这类旋律,永远被某种哀然的氛围包蕴。
    就算有的时候歌者音色明亮,旋律调门朗朗,然而你就那样反复听吧——无论怎样回转,到头来永远在胸中浅浅湿润着一股浪荡的悲彩——

    我总是认为这是因为,它能够唤起人类灵魂里固有的那种纯真的哀伤。


    纯真的哀伤——
    说的多好。

    有时候,当面对一些东西,你激荡而渺小,只能使用“好”、或是“美”这样朴素而浩荡的单字来形容——毋宁说是表达那被撼动的自我。

    能够被撼动是幸福的——被那一切,蠢笨的人类语词所无法描摹的灵魂中的精妙。


    这次这个好字是给一个葡萄牙男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一个敏感而自闭的小职员,一个暗地里的写作者。他的《惶然录》是一本被敏锐的感受湿润透了的柔韧而沉重的海绵。阅读的时候甚至会停下来,叹气:这个人啊,根本不是在"使用"文字,而是把文字融化成糖浆——色泽、气味、浓稠,都依据彼刻他的情绪定夺,也因此而极丰富,极多端。又有时,文字被蒸腾成清晨铅灰色的雾,但而在那界限不明的铅蓝色天界附近,却尚有斜斜一抹玫瑰紫,轻逸而懒散地移步,终竟就那样,静止着远去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6 2012-11-11

    评论

  • 你的语言声音很丰富了,比那个歌好听。
  • 音乐真的不错啊

    赫赫回去感觉怎样

    赫赫你的评论更多都是pola人咯

  • 不知什么原因,这段时间你这里一直都很难打开,只能三更半夜跑上来,被警察逮到肯定认为是飞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