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31

    最美好的时光(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4906321.html

     

    在临走前的两个小时内来写博克,最后絮叨+发泄私欲——这种事儿,我经常做。就像此刻。

    苏苏说,上海很快就要降温了,我说是吗太好了!——天气若变差,便可不那么留恋前日里的春暖,可以不再耿耿于怀自己即将舍弃这大学之内最后的一春。

    这次回京仿佛毕业前的彩排,尽管一再控制情绪,可当每日独行在校园,还是会为那满眼的熟悉而伤感。树木。自行车。球场。年轻而朴素的脸。总是走着走着路就发呆,而一双脚却还在向前。
    又或是一阵阵的灵魂脱壳,漂移在空中看周围有条不紊的一切,虽身还在其中,却无比悲哀于一种隐约又清楚的物是人非。

    尤其是这些时日的春天忽然到来,世界摇身成为五彩斑斓的温暖,就那样默默望着你,径自妩媚。唉。
    心底最原始的,最世俗的柔情,飘忽忽地拢了来,告诉你这就是俗生。告诉这就是人生。

    聚散离合,离合聚散。
    都在那最好的时光。

     

     

     

    昨夜在k厅狼嚎过后,一行人呼呼啦啦去吃饭。前面八个男人三三两两,低头或交谈,在杂乱无章的五角场分子里游刃。风卷残云罢了,又回行在黑色冷风里,高声说笑。风沙刮起来,大家便一齐跑,缩脖耸肩。我缩在巨大的披肩里,却仍从头凉到脚地抖;但自知有一股热气串起脊梁骨,有一种温柔点亮眼神。

    我知道,散伙饭就这样吃起来了。要吃两个月,吃到毕业吗。

    偶尔回头,男人们刚巧都走到一排,高矮不一的肩头紧贴着,在黑暗里各自的轮廓模糊。言语和气息却明亮。
    那一刻有一种东西我正看着它慢慢消失,一如我忽视了它漫漫地生长。 过程总是被人遗忘。

    然而但愿,这一来一去,都发生于那最美好的

    最为美好的时光。

    分享到:

    评论

  • 时间似乎真的在随着成长而加快。好好度过最后的一段时光吧,直到初夏。毕业愉快。
  • 攒了好久来看,一时半会都看不完了呀。写得真多



    我那天见你忘了跟你说,你越来越像一个大头人儿啦!
    回复okfly说:
    。。。忘了就完了呗你还想起来了!
    想起来就算了吧你还说出来了!

    下次吃饭再批判你>.<
    2007-04-02 15:52:27
  • 喜歡妳披披肩的模樣呢~
  • 恩 要吃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