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17

    片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5405185.html

    从公共浴室出来,头发还湿,皮肤尚温热。就这样一脚迈进果冻儿状的黑夜,瞬间中四面八方的风卷了上来,又凉又软。
    于是就禁不住微笑了。

    在黑的夜里,一个低头的笑容想藏身,那真容易。
    你若在复旦橙色的路灯下见独行的女子隐约在明暗发影中的神情,多半是有趣的。就算是一张没有波澜的面孔也会因此时此季复苏的欣快和爽朗的暖意而暗怀欢畅。

     

    于是心里清爽,脚步却懒散,像还在刚才那热水里游。
    而只一个拨弄额发的瞬间在余光里发现:身后的低处有种颜色更为纯粹的墨色,“嚯”地闪过了,把周围的夜色一下子比了下去,由黑降格成了灰褐。我惊愕又欢喜,我把视线定下来,聚焦。却禁不住惊呼——

    啊,难道它,一双后腿只有半截?
    却何以那样灵动地飞速而矫健?

     

    只1/8秒后我找到了答案:全因它的后腿毛色生得奇。从膝盖骨上方半寸开始,到脚趾,一水儿纯粹的不搀杂旁它的纯白——齐刷刷的,像被刷了防虫带的北方夏日中的杨树。于是在不太黑的背景中它就像悬空残肢的异型者,引我失声惊叫;而若是在纯黑的底色里,我想,恐怕自己能看到的就唯独那两条纤细结实的小腿,梅花爪,以及一双美丽的杏仁大眼了吧……

    想着,又自己笑笑。此时几个姑娘由身旁经过,是好闻的洗发水干净的味道。
    她们在说什么呢 似乎是几年前的情形了

     

     

    而那猫儿跑得真好,又迅又美,绵延又顺畅。它已柔软地溜掉了。

     

     

    分享到:

    评论

  • 呵很难想象这是大四姑娘小情致。我以为到这关头,毕业生都埋在论文堆里鏖战不休呢:]
    回复什锦说:
    其实我每天都要论文!……每天最多能憋出几百字==
    好像已经都不着急了……
    没药救了
    2007-05-20 20:5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