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9

    随便记录。过渡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ngfuzhinv-logs/6914077.html

     

     毕业一周多以来,终于在昨夜心情舒畅。原本一回家就被事情劈头盖脸地席卷,我调整无方,几乎崩溃。好在女人比较韧,也比较能忍。依靠自己和旁人的努力,终于挨过了最低谷。

    每日走在街上,总看到无数充满生命力的微妙细节上演。精彩程度不亚于前日那场酣畅淋漓的人艺话剧,带来的虽然感动不同——后者是屏息扼腕,被充斥覆盖,黑幕中舞台的通明和霸气,那种丢失自己魂魄翻飞的撼动;前者则是细微的、巧妙的、涵混又含蓄的,在你自己躯刻内安详裂变的幽幽碰触。


    去看戏前总是去三联书店,去三联前总去黄河水。而走到黄河水之前,总要经过美术馆路口,也总要停下来,站在那儿,四下里空旷袭来。头顶上方,天高云淡,四下里都是极宽敞的大路,雄奇而粗壮的几幢建筑分座布东南西北,愈显天色碧蓝,夏阳暖艳。你置身于一种深沉的空旷当中。那时候是真的欢喜。

     

     

     我又回来了。这依然是我的北京。剧院、音乐厅、书店、酒吧、大学、话剧、现场、露天电影、摇滚节、画展……时间好像又停滞了。虚拟的戏剧感带来最大的麻痹就是带着巨大的欣快将其与现实混淆。清楚自己依然在逃避。以每个小等待作为驿站,望着,心说等到了那地势高阔处才能看清前途远势,到了下一个驿站才能准备充足,真正开跋……然而这当然都是借口。笑

    打住吧,不再沉甸甸地絮叨了。既然我的优点是瞬间忘记。既然我善于迅速由悲观到乐观,从沉重的肉身一跃便至飞升的虚幻。
    既然我已经在这帝都里,我就要抓紧抱起我的北京,贴在胸口,深深呼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