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7

    2009-12-07

    想必大家都已经感觉到,我进入了一种新的生活。

    这种新生活是早早晚晚要到来的。因为我的过去是那样那样的,所以我的现在是这样这样的。

    只不过没料到这么早到来。

     

    现在的我,处在一个自认为幸福的状态。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好的。

    在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自己所拥有的。无论何种状态,都不曾去抱怨。也很少有后悔。现在更是这样。

    发现其实自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精神世界其实是贫瘠的。一定的物质水平,可以把握的感情生活,就是现阶段我认为的幸福。我不会在博客上分析时政关注民生对当下热点话题发表看法,也懒得描述做了什么菜看了谁的演唱会读了哪本书。而上述这些不是不存在于我的生活,也并非失去对生活的兴趣(实际上我开始对很多之前从未考虑过的事物给予关注),是我没办法表达好、没有办法将其表达清楚——除了个人成长的喃喃自语(现阶段我已不认为把用拙劣语言描摹普遍真理这个过程陈列出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没有能力清楚记录下那种有较广泛受众面的内容,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公共博客”。我需要更广泛和更深入的专业知识、更大的阅读范围和思考深度、更多的社会交往和更广的社交圈子。。。

    上述都是我欠缺的。

    而意识到这个欠缺和主观出发做出改变就是我停写博客的原因。

     

    各位,我很好。我想变得更好。且这改变不会动摇最本初的我。
    也希望你们尝试到因主动的改变所带来的快乐。

    因为好的境遇永远不是老天给你无故的赏赐,而是对你前一阶段的褒奖和对你未来的期许。

  • 2009-03-30

    下班后。

    天真冷!跳跃的双腿像拉不开的栓。冰镇的压力特别紧。
    裤脚冻出形状了,风吹不软。
    手机烫手。指肚下柔软的屏幕冰凉。

     


    路面忽然全是小脏点儿,难看!鸡皮疙瘩爬一身。不敢抬头。
    雨滴麻了几下头皮,又神神秘秘地没了。

    球鞋越穿越薄。贴着嶙峋的脚板飞。暮色沉坠,
    处在一种又轻狂又慌张的畏惧里。
    处在一种又沉重又轻盈的无谓中。

  • 2009-03-26

    矛盾

     

    若修炼自己追寻宇宙间朴素的真理,势必就要丢掉甜蜜的创伤带来的灵感。
    是追寻平和天然的自我,还是酝酿汁水丰沛的毒酒?
    前者在深远处像我召唤。后者无时无刻不从生命的缝隙里渗入

     

    我处于一种无声的矛盾中

  • 2009-03-23

    YESTERDAY ONCE MORE

    昨晚我和一个儿时玩伴爬上了一幢16层楼的天台。
    从幼儿园开始我就和同院的男孩们玩在一起了。最开始是假小子,后来是超级好学生,一直到小学毕业和所有人分开为止。此后的十二年,有人辗转变动,无论是生活地点还是生活方式;有人一直留守,几乎没离开过方圆五公里的地方。当然所有人都有自己的改变。
    十二年后重新见面的这段时间,一切好像重新回到了小时候。放大了的我们聊小时候,笑小时候,看当年那些照片,回到住了十几年的大院儿重游。我们钻进老楼的天井,爬上老楼的天台,在初春夜晚依然凛冽的黑风中被周围所有的城市的灯光包围,我的手冻得生疼但心中是那么热切地颤抖着想要呐喊。我们在高空中相视微笑,重新认识低处那些熟悉到遗忘的建筑。往年夏天他和朋友喝酒留下的空瓶此刻就在脚边。
    再重回地面的时候,仿佛自己是刚从另一个世界归来。然而这份陌生感很快便融入夜色消隐。


    直到重聚我才发现这个朋友有着超凡的记忆力和感受力。早至幼儿园时期的事情都能极详细地为大家描述和再现。在他如重放电影般的回溯时光的讲述里,头脑深处藏匿的画面和声音片段一阵一阵翻涌着浮现。于是童年时期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把我自己惊到了。我意识到原来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一直在刻意掩埋那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一个人是没有道理忘记自己最快乐的岁月的。除非这些遗忘是他/她自己造成的,无论是故意,还是源于下意识。

    每件事情对人的影响都是微妙的,久远的,这些痕迹无法抹去。而当交织的痕迹越来越多,你我便越来越难开口。头脑愈发清醒,心里不再干净。

     

    在天台的时候,他说你要抓紧青春的尾巴。我说我要学会用滑翔伞飞行——
    找回了曾经快乐的记忆,于是从今往后无论痛苦和愿望都将变为锋利的清晰。

     


    昨夜重归地面后喜悦的陌生感此刻又翻涌上来。

     

     

  • 2009-03-11

    以赠

    聚会旅游等等的时候,很少被人照这种连头带身子的相。因为我面对别人镜头总是别扭,不是脸僵掉就是姿势拧巴。这张比较难得。
    地点是复旦大学北京校友会。
    09年3月7日

     

     

     

     

    听太好听的歌挤地铁上班,容易引起抑郁——
    那些音乐呀,引起的情感太直接——在早晨这种一个人尚未download好面对一天现实的混沌勇气的时段,那些汹涌的潮是不能,叫人消受得起的。

     

     

    但勇气和力量这东西,还是要一点点蓄积的,越多越好。态度要端正。必须直面这个世界。
    这张普通照片能提醒我要如此。
    真的很想变成一个简单而有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