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16

    后悔

     

    我是一个极少有后悔心情的人。但最近接连有两个情况让我真的后悔了。

    一个是没有早看清并争取。
    一个是没有早用心并专心。

    后悔的感觉,有无奈,也有害怕。
    轻轻打着冷战,告诉自己没有后悔药可吃。

     

    物以类聚。身边人都够倔的,都倔在忠于自己感觉。
    宁可后悔也不会改变。
    当然这也是身为凡人的能力所限:
    寻常人,只有后悔之心,并无改造之力。

  • 2008-12-01

    2008-12-01

    一、发布个消息

    谁想去12月20的张亚东作品音乐会……
    作为数量极稀的我愿意为之掏钱的男人,张总自己只唱两首,其他都给他庞大的嘉宾团体及旗下艺人。。。包括
    朴树、龙宽、田原、叶陪、果味vc、江一燕,李宇春(==),还有。。。。孟楠
    这样的阵容,大家考虑考虑吧。。。陪我去,不会吃亏的。。。

    最便宜的票目前280,我决定现在就买两张。没人一起就把第二张埋。。卖掉。

     

     

    清清嗓子。下文差异会很大:

     

     

     

     

     

     

     

     

     

     


    二、

    看到豆瓣友邻里鸟先生推荐的相册集,跑过去看,里面有我最喜欢的一些女人:
    比如韩国女演员孙艺珍,她的样貌是甜美清纯性感的结合;
    比如肖全摄影集里的易知难,黑白相片中她有一种超越时空的气场——当年我还是个青春期小丫头片子的时候,就能被她慑住,站在首都剧场的书店里久久离不开那本昂贵的精装书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喜欢各式各样的女性。也越来越割舍不掉混沌不堪的生活。
    我看着各式各样的女性继续着她们混沌不堪的生活。


    在今晨令人窒息的地铁车厢里,沉溺于干燥的土腥气味的隐忍。一颗心,缓缓滑入沙土质地的羊水池,沉默、妥帖、徐徐沦陷。
    ——“对生活的热爱越来越深,而表达的欲望越来越少”。大体上就是这种状态。

  • 2008-10-24

    霜降

    走上一座桥,四周一下子开阔了。巨大的云团如墨滴般凝滞在橙色天穹之一角,铺陈开浩瀚的、非人类感的大美。在此之下是帝都北风中瑟缩的众生。

    我看见桥下是你我常去的那家店,招牌竟然已经褪色,你惯常停车的位置依然无人尝试。在这样的景致里想到爱人是一件苦涩的甜事。在这样的情景中一个有过爱的人甘愿弯下腰去心酸。

    总在最木然的时候遇到最慑人的景象。


    报纸叠放着售卖,叠放着,只露出一个名字,从裤脚那么低的地方向上望头顶的天光。你低头匆匆而过看见其中一张名为“旧闻”的报纸。它带着仰望的双眼在你身后越退越远。它在暮色中消失。它永远不会过时。

  • 2008-10-19

    2008-10-19

     

    农历九月廿一,壬辰   大利正南,忌虐狗,宜祈福


    虐狗?
    这是黄历,还是bus自己编的黄历?

     

     

    前天上班,看见便道上一条毛色鲜亮的大狗,气定神闲原地坐卧,一旁站着它的主人。第一眼就觉得它有哪里不太一样,再定睛看去,竟然是左前腿只有半截,悬空吊在那里。我惊呼,司机师傅便说万寿路那边还有一条狗,更出名:两只后腿全瘫,外出就坐在主人为其特制的带轮小车上,要上台阶的时候由主人抱起来,拎车上台阶,再放狗回去,继续前进。这一对儿每每外出必引人旁观,是主仆还是伴侣,不是某一种关系可以定义。

     

     

    嗅觉享受和味觉享受,你更钟情于哪个?
    失去嗅觉和失去味觉,你更情愿哪个?
    此二者并非同一个问题。

     

     

     

    《他手记》已经阅读完毕。这个过程与我由谷底走出的过程同步。他的文字传达给我相似者的气场,但这种信息的发散和接收必须隐秘地、私人化地进行。随着又一名读者阅读的结束,作者预期的那种“隐秘的交流”又一次完成——一想到这点我就想微笑,好比一朵酸软的花柔弱地开放在心中。由它吸引来这个季节窗外充足的光线和氧气,只有那么少量的、足量的,一点点。
    我预感到这本诗集即将对我产生影响,但影响的内容、方式、结果都还模糊。未来于我依然是一些失焦的图片。

     

      

     

    今年北京的秋天格外长,晴空暖阳一日连一日,如同一对儿充盈的泪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迎着下午4点的西下日头眯起眼,听见皮肤内最后一丝幽暗的灰水份被蒸发,光线融化,细细涂遍所有嘴唇、睫毛、头发。而秋梦秘密渗透进一百万零一千个毛孔,你在沉醉中变成一块柔软的金子。

     


    我把自己欺骗了:内在其实从未改造,变了的只是应对外界的态度。这是一句褒扬,也是一种绝望。而绝望最终也会被当作褒扬——这个规律便是隶属于我不能被改造的那部分。这太复杂了。

     

     

     

     

  •  

    长天悠悠,白云如练。


    为了找到一个准确的比喻词,我得知了汉代织物繁多的种类和各相对应的名字:素、绢、绸、绮、绫、罗、锦
    ……十几种,几十种,都很美。练也是其中之一,指的是洁白的素,该是最平常的白色平纹织物了。

    且说那云织物:质地光洁,触感绵软,外层静止,内絮暗涌,滋生无限错觉给那些凝神于它的双眼,于是时而丰润飘逸,时而饱满厚重。你只能噤声,看它们漠然地横亘整个淡青色天幕。真实被赋予一种巨大而轻盈的形态。

    这样的景象会让人知晓什么是“天地不仁”。

     


    (写到这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安妮宝贝那本新书:素年锦时。这女人所有的欲望也好渴望也好奢望也好,全都在一个书名里了。定是藏不住的,但还是要像那么回事儿地掖掖被角。)

    ——————————————————————————————————————— 

     

    北京在两天之前忽然冷了下来,我知道那短暂的一个月秋日即将就此别过。十一结束之后就会进入漫长而不知所云的"迎接冬天期",晴天日渐减少,灰风吹得手脚发凉,姑娘们又开始不知道穿什么衣裳——在北京,你要在盛夏尚未结束就准备好心爱的秋装,在早晚稍微发凉的时候就赶快套上。等到中午太阳不再足的日子口再穿?晚了。

    然而,和任何形式遗憾一样,只有这种秋天才值得稀罕。 

     

     

    ——————————————————————————————————————————

    我发现在南方,很多与我年龄相仿的青年男女都有着颇为强烈的“北京情结”。尤其是秋日,在豆瓣这个能吸引来汉语范围内所有具备文艺气息(哪怕只有一至两缕)的人们的地方,会有大量的年轻人抒发着、计划着、憧憬着,去北京过这个秋冬。高远的让你愈发渺小的是天,银白的让你嘴唇猩红的是雪,紫禁城高耸的城墙尽头有默默流淌的护城河水印证天圆地方,六九城密集的胡同深处有各色瞳孔的人们日夜穿梭、驻足、醉酒、高歌……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这样。你说哪样就是哪样,北京存在的意义一定程度上就是为了印证人民的想象。心痒?
    再放眼全中国:成年人群体内依然还在玩着的一帮他们只可能被发现在北京——争论是真玩还是假玩已经没有意义,重要在于他们在玩,高调地,大声地,占据各种渠道地,就那么存在着地,无所谓你来不来看地玩儿着。这就是吸引你来的原因,你被吸引这个事实就是意义。至于来不来都已经无所谓了,帝都的人民一向不讲事实,帝都的人民只抓意识。对待外国电影和外国奶粉,我们都一样苛刻,但是对待地方的兄弟姐妹,我们敞开双臂。


    你想来北京吗?北京欢迎你。

    ————————————————————————————————————————

     

    写到这里,窗外的白练也早已消失,变成镶嵌金边儿的巨大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