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7

    无题

    一年里最好的日子
    晴空下我的房子
    白墙里嵌着窗,木椅上搁着花
    女人们梳着头发,
    望天
    等自己心爱的

    人说雾霾你看不见,只嗅得到
    生命中没有幸福,只有舒服
    还有谁在等
    野猫儿软软地走过
    凝视的眸子如这季节般湿凉


    当云彩不再是云彩
    良人自远方归来

  • 2011-06-16

    给你


    冬天璀璨的日子
    大地冷硬、粗粝
    折射迷人的光线
    灰的和红的砖墙,颐和园的美
    带着节奏,一马平川

    乌鸦飞过,从不落脚
    树枝上是些更冷的地方


    夏天时光铺陈开
    消失在碧绿与碧蓝
    风一过,所有东西都想飞
    最动人的是清晨和黄昏

    你我享用了最后的无辜的愚蠢
    爱情以前所未见的形式蒸腾
    向上
    成为朵朵雨云

    亲爱的,自我拥有了你
    我每天都在弄丢一些

  •  

    冬闲的时候,阳光非常直接
    四白落地的你的房子
    墙上的污渍都旧了
    空气中总是那些金色的尘埃

     

    有时无比清醒,却无力回忆往事

    失望的时候就唱起歌

     





    一颗心胀得发腥,你依旧多愁善感
    多久没哭过了?

    生活在分明的四季,模糊我们灵魂的边界

    在北方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时代加速改变

    每一年都距离上一年更远些

     

     



    幼年时我们尖叫着被暴雨冲刷

    勾着塑料鞋涉水,
    被碎石划破脚
    天晴后在松树下掘土
    抬一次头,就闻一次清香
    待到大地之气在暮色弥漫前笼上皮肤

    脚底湿凉的时候,我们就回家

     


    有时候一次你不能想太多
    就像有时候你选择不开口
    失望的时候请唱起歌

     

    ————————————————————————

     

    除夕越来越无所事事。外界气氛太浓,导致需要应景,于是在家仿佛在做客。
    前些年好像除夕的时候还挂在msn,想想那会儿真怕孤单。

    现在也怕,但没什么理由。所以说女人啊,真的非常麻烦。

    和自己做文字游戏,记忆游戏,在床边的银幕前翻滚。

    祝大家兔年吉祥

  • 2009-06-04

    新诗篇

    终于我醒来,听见

    晨光微微起伏着呼吸  像缓缓流淌的金子

     

     

    此刻呀,亲爱的——

    最饱满的绿色就在窗外 

    最迷人的夏天树影斑驳
    最鲜嫩多汁的你我

    就在这里

    相拥着微笑
    下陷着飞升

     

     

    你湿凉的软嘴唇。多好

    我亲爱的

     

     

     

     

    包裹我

    烘干我

    擦拭我

    融化我

    是温柔而浩瀚的自然吗?

    像潮水漫上我的沙滩

    像月光守护我的魂魄

    每一滴已流出的汗水

    未流出的泪水

    都是你我

    都为你我

     

     

     

     

    仿佛做了一百年的梦

    我醒来,

    惊讶于自己正被一切爱着

  • 2008-12-22

    2008-12-22

     

    寻找诗情的时候总习惯看向窗外
    空想爱情的时候总迅速笑着离开
    淡粉色和淡蓝色的冰凌般的晴朗  
    晒今日我的皮肤 
    割今日我的鼻梁   

    光阴短暂 
    而眼下通常没有未来  

     

     

    双脚冻僵的时候后心发烫
    脸颊灼热的时候手心发凉
    亲爱的你,
    亲爱的你在我稀薄的被风掠起的刘海下面
    你在冬至的凛然的无情中

    我们咀嚼你的我的他的欲望 
    我们吞咽你的我的他的绝望
    在瞎子一样呜咽的灰土里
    在灰土簌簌落下的道路上

     

     

    光阴短暂
    眼下通常唯余重量

     

     

     

    ————————————————————————————————————————

     

    有未曾谋面的网友关心我,怎么很少更新了。回答不出来,心里是暖暖的愧疚和无奈。那形容词是什么来着,恩对,很窝心。

    今天很冷 屋里也不暖和了
    在忙碌的间歇里忽然就写了点东西
    手指的关节仿佛自己指挥自己 就像很久不弹琴的某个瞬间会忽然痒痒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