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30

    整整两年前。

  • 2007-06-26

    毕业了。

     

    安静微笑着
    心里想着什么 自己也不知道

  • 2007-04-29

    做梦,做梦。

    无论这照片 拍得好坏
    我只知
    在这片草地上做梦的日子 即将一去不返

    而关于某个下午的 臃肿 臃懒——
    总有一日 我会慨叹它的千金难换

  • 复旦的野猫很多,出了名的。
    但经常出没于固定场所的,受固定一拨人恩惠和照顾的。。还能算是“野”猫吗?

    影它的那个早上,它一如平常地摊在楼梯交接处的落地窗前。我蓄谋拍它很久,但每次不是忘记带相机,就是它转身溜走;后来它大概也熟悉了这个每天九点下楼的人,听见我来了,扭头回来对视几瞬,算打个招呼,再平静地把目光掉转回去。

    于是,就有了我这次顺畅的记录——看它的神情 依然是那凛然不可侵的威严
    猫和人,再怎样也达不到狗同主人的亲密无间
    它们永远有自己的领地。永远可能在下一秒掉头走开。

     

    既然有校花、系花、班花;校长、班长、楼长。。等等等等
    那么,以次类推——
    这是我们17号楼的“楼猫”吧

    Miaowu~~

     

     

  •  

    摄于今年一月底,上海气温升至20度的那几日中。
    我在常熟路五原路那幢老房子里,做着输入名片的工作。
    偶尔和法国人说英语,和上海人讲普通话。工作持续两周,没什么印象,但上班沿途风景多多。我每日穿梭于那些上海弄堂、新石库门式小区里面,每一次都让眼睛美美饱餐——
    呵,那么多新鲜的趣味,那么多活灵活现的细节!

    相比之下,我只有一个人+一部机器,这样单薄的力量……


    这城市潮湿,阳光是宝贝。
    于是晴朗天里,他们习惯把什么都挂起来,放在一起晾晒:衣服和咸鱼干,兰草和尿布。
    还有蓝天下的鞋子,如上。




    五原路那家古旧二手商店,仿佛能吸入时间。
    店内被无数陈旧物挤得满满,黑压压,光线都没有地方落脚。
    只有橱窗还明亮



    湖南路街道的新式弄堂,各色“彩旗“飘荡。
    若要评选其中最美丽的床单,莫过于这铺天盖地的粉嫩青春……



    他坐在那儿,直到太阳西折,光线晒不进弄堂。


    上海的老年人非常多,几乎是我去过的城市中老龄化最高的。任何公共场合都有很多老年人,泰然自若,也不需要年轻人的谦让和照顾。我初到上海总是习惯起身让座的,后来发觉,我让他们却不座,而且老人太多,根本让不过来……笑